患者服务

more

医改立法最紧要的任务是保护患者五权

时间:2017-05-17 08:35:48  编辑:诊疗科普咨询组  来源:阿波罗医院医学库

医院医疗改革立法最紧要的任务是保护患者五权

各种各样的医改模式都需要某个行政主管部门来研究制定改革规则,这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当下医改立法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就很难要求任何一个行政部门制定相关规则时考虑其他部门的权力,更重要的是,这些医改规则严重忽视患者权利。实际情况就变成医疗卫生领域里的行政管理部门都尽可能地争取由自己来主导医改方案的制定与实施,却无意中把患者的权利保护问题忽略了。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令人遗憾的现实,在医疗领域,患者作为一个普通的消费者,其权利被大幅剥夺了。

我们近期频繁地看到重磅级的医改方案,很多都是改善患者“利益”的优秀改革方案。不过,这些方案还不是为忠者争取“权利”,是给予式的“授人以鱼”,不是“授人以渔”。给予利益只能“授人以鱼”,给予权利才能“授人以渔”!

其实,笔者认为,围绕患者权利的医改立法可能是破解当前严重的部门利益博弈死结的绝妙钥匙。以患者为中心的医改是最不易出错的改革方向,虽慢但稳。当“主人”站起来以后,各个争当“代理公仆”的部门才能接受自己正确的定位。

笔者认为,患者有五项基本权利应得到保护与尊重:

  • 财产权,凡是患者付费购买的,就是患者受法律保护的合法私有财产。包括处方和治疗方案等有形与无形资产。
  • 知l情权,医院、医生、社保机构、药店等必须给患者提供其所应掌握的所有信息,拒绝提供者违法。
  • 选择权,忠者有说“要”的权利。比如,社保定点机构的选择权。
  • 拒绝权,患者有说“不”的权利。我们不妨头脑风暴—下,患者是否可以对公立医院或者公立社保说不?如果不允许,是为什么不允许?
  • 监督权,患者有参与对医院、药厂等部门和人员的评估考核的权利。

如果我们能够深入理解并处理好这些权利,很多改革难题就迎刃而解了。

比如,“处方垄断”问题。这个难题困扰了无数业内企业,也阻碍了数不清的创业公司和投资进入医疗和大健康领域。处方被“锁死”在大医院里,难以外流,院外的各类企业(IT、药店、电商等)只好想方设法去对大医院进行公关来获取处方,甚至催生了许多不法行为。其实,这一切甚至有些可笑,因为“处方”本来就应该是患者的私有财产,是患者支付了诊疗赞后购买来的有价值的信息,与买了一个软件或者CD设有任何区别。这个财产的属性是十分消晰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可笑亦可悲的是,我们没有任何法律法规去保障患者的这个私有财产的产权,也没有人去提醒患者伸张其合法权利,反而是看到各地医院都能够自行出台内部规定禁止处方外流,医院习以为常,患者也逆来顺受。如果我们能够将这个问题论证清楚,取得共识,提请全国人大立法委正式立法,明确患者对处方的产权,从法律高度上禁止医院自行规定不给患者处方,那么,这个著名的“处方垄断”难题是不是就迎刃而解了呢?

再如“社保对接”难题。这也是一个阻碍无数投资和热血创业者进入医疗产业的难题,绝对可以称为医改界的“哥德巴赫猜想”。几乎每一个有志于投身大健康产业的创业者,都会被质疑“你们能和社保对接吗?”而这些创业者通常都很无奈。这个难题有没有根本的解法呢?其实是有的。我们如果能够论证清楚“患者五权”中的“选择权与拒绝权”,就可以发现,所谓的“社保对接难题”其实和“处方垄断难题”一样是个伪命题和“纸老虎”。我们甚至可以大胆地设想一下,患者是否可以有权拒绝社保呢?患者是否可以有权要求社保把本人应得的福利变现返还或转入自已指定的其他保障项目呢?社会学研究表明,在一个国家的任何领域,没有“拒绝权”的社会关系最可能的后果就是两败俱伤,于国于民都是最大的悲剧。

综上所述,医改任重道远,在简政放权、依法治国的大好环境下,应该抓紧推进医改相关的立法工作,尤其是以保障患者权利为中心的立法工作。同时,我们强烈呼吁国务院法制办、全国人大立法委等机构深入参与医改研究,引领医改立法。

 

引用请注明出处:https://www.ablman.com/issue/00034.html

咨询阿波罗在线医生

咨询阿波罗在线医生

欢迎访问武汉阿波罗男科医院官网 包皮环切手术过程图解
首家特色专科医院

省内男科特色专科医院、省医保定点、获评值得信赖的医院。阿波罗医院创男科诊疗新标杆,特邀知名男科诊疗专家与外国合作医学者会诊并与欧美优质医疗服务结合起来,依托资深的诊疗专家与先进设备,将阿波罗医院打造成为武汉男性健康医疗服务知名专科医院。